<optgroup id="0wnln"></optgroup>

    <thead id="0wnln"><del id="0wnln"><track id="0wnln"></track></del></thead>
    <thead id="0wnln"></thead>
    <font id="0wnln"></font>

      客服(投訴)熱線:400-020-6388|電話委托:020-22139806|出入金:020-22139807
      登錄|注冊 加入收藏
      期貨頭條 當前位置 :首頁研究中心 期貨頭條

      中國經濟的韌性從何而來

      瀏覽數:114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/9/4 9:01:26

        經過持續40年的高速發展,中國已經形成了世界上最為完備的產業體系,面對國內外形勢的變化,我們可以自如地對經濟進行調整。

        近年來,隨著國內國際形勢的變化,我國經濟面臨諸多挑戰,增長速度明顯下降,企業在經營過程中也遭遇到不同程度的困難與問題;與此同時,和世界其他主要經濟體相比較,中國經濟又呈現出韌性十足、整體勢頭良好的格局。

        處于社會轉型期的我國經濟緣何表現出較強的韌性呢?

        無比廣闊的消費市場為中國經濟提供了較大的騰挪空間。從面積來看,中國有96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,自然空間廣闊;從人口來看,中國將近14億,位列世界第一;從發展階段來看,中國小康社會即將達成,居民收入水平正處在快速增長階段,形成了以中產階層為核心的強大消費群體;從增長動力來看,內需已成為經濟增長的第一動力,將來還有進一步釋放的空間。這些因素匯聚在一起,使中國成了一個正在迅速崛起、潛力仍然十分巨大的消費市場。因此,無論國際風云如何變幻,中國經濟的基礎都難以被動搖,可供經濟騰挪的空間十分廣闊。

        比較齊全的產業體系讓中國經濟有了更大的調整空間。一個完整的產業體系是非常繁雜的,對于絕大多數國家來說,產業都很難配置齊全,因此,它們的經濟生活對外依賴性比較強,一旦國際環境出現變化,自主調整經濟的空間就很有限。中國則不同,經過持續40年的高速發展,已經形成了世界上最為完備的產業體系,面對國內外形勢的變化,我們可以自如地對經濟進行調整,或擴張、或收縮、或改變結構等,以保持經濟運行的主動性。

        較強的宏觀調控能力使中國經濟具備較大的彈性空間。中國現在實行的是市場經濟,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,由于市場有其內在缺陷,所以,中國政府在經濟運行過程中,一直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:或通過國有企業、國資平臺參與經濟的運行;或出臺產業、金融等政策,對經濟發展施加影響;或運用財政資金直接進行重大投資;等等。實踐證明,中國政府在經濟運行和發展過程中,引導和調節作用成效明顯。這也是中國面對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、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的巨大沖擊仍能克服困難的主要原因??梢哉f,較強的宏觀調控能力是我們所擁有的其他國家都沒有的優勢。

        城市化進程仍在推進使中國經濟有著寶貴的后備空間。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城市化進程一直在延續:從1978年到2018年,中國人口增長了1.5倍,而城鎮人口則增長了4.8倍;城鎮人口占全國人口比重由17.92%增加到59.58%??梢哉f,中國城市化進程是非??斓?。不過,與發達國家城市化水平普遍在80%以上相比,中國目前近60%的比例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間。這一空間的存在,為中國經濟在運行過程中難以避免的伸縮提供了便利:當經濟不景氣時,一些農民工可以從城市回流到鄉村,而不必掙扎于城市;當經濟擴張時,農村富余勞動力又可以進城尋找發展機會。此外,這一空間也為中國進行產業結構調整、大力發展第三產業創造了條件。正是因為中國城市化進程還沒有走到盡頭,以后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,所以,中國經濟在發展過程中反而具備更大的可伸縮性。

        以上幾個方面的原因相互作用,使得中國經濟顯示出較強的韌性。這也是我國在應對國內外形勢變化時的底氣之所在。

        當然,要保持經濟運行和發展過程中的這種韌性,還需要我們做好相關方面的工作,如確保就業,力促居民收入不斷增長;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不斷優化消費環境,確保消費拉動經濟增長的動力不減;做好減稅降費工作,破解融資難、融資貴問題,確保企業的生機與活力不消散;用好財政、貨幣政策,加快國企、國資改革,不斷強化宏觀調控能力;繼續推進城市化進程,加快城市轉移人口市民化的步伐,讓勞動者的生產創造能力得到最大限度的發揮;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工作,推動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;等等。

        以上這些工作都做好了,中國經濟的韌性就會得到進一步強化。有了較強的韌性,那么,無論國內、國際形勢如何變化,中國經濟持續向前發展的總體格局就不會改變。

             (摘自中期協)